欢迎来到遵义工作服厂家官方网站!
打开客服菜单

新闻中心

最新资讯

未能查询到您想要的文章

contact us

联系我们

遵义工作服 > 行业动态 > 粗衣粝食时,工装作时装
粗衣粝食时,工装作时装
编辑 :

遵义工作服定做

时间 : 2020-01-02 16:18 浏览量 : 33

    自古以来,人们都把衣饰作为身份的象征和标识。从披佩树叶兽皮遮羞护体丶驱寒保暖到纺纱织布制衣美体塑型、悦人乐己,服装的演变升级画出的是人类文明日益成熟、进步的轨迹。伴随生产技术的不断革新、人类审美情趣的不断提升,服装的款式和色彩也不断地精致和丰富。“人靠衣服马靠鞍”,一身整洁得体、美观悦目的衣服,既可以妆饰、改善人的形象,又能增强人的自信心。不同的服装展现出人们各自不同的精神面貌,漫长岁月中,“衣食住行”始终是人类生活的基本内容和仪式,而其中,“衣”又一直占据着首位,衣饰(服装)可谓是衡量一个社会、一个时代经济水平、文明程度、人类幸福指数的一个重要标志,一如当下,五颜六色、千姿百态的服装争奇斗艳,构成了一道流动的风景线,淋漓尽致地展示着生活的富足、心情的愉悦。

工装工作服

    而时光倒流回40多年以前的1970年代,我们的生活中却没有这样的风景。因为物质的匮乏,那时节人们没有多姿多彩的服饰来装扮身躯、美化生活。“布票”、“棉花票”限制了人们的想像和追求,“粮票”、“副食票”麻木着人们的胃口和味觉,“粗衣粝食”是那一段岁月的标签,“吃饱穿暖”成为那一段日子的渴望。服装的色彩单调——无论男女老幼,穿戴基本上都是黑、灰、白等几种,款式也千篇一律——学生装、中山装主打天下。布料也多是染色老棉布或是咔叽之类。搁到现在,对于见惯了各种高新科技合成材料的人们来说,这种老棉布笃定都是妥妥的“原生态环保材料”,“丑小鸭变天鹅”似地身价陡增,备受追捧,而在当时却是人们无法选择的选择。讲究服装的色彩、款式固然是奢望,即便是衣服的更新换代,也做不到随心所欲、率性而为,大多数家庭是要等到每年春节时,才会把平时积攒下来的布票、棉花票,当然还有钞票,拿出来首先给孩子们扯上几尺布料,到缝纫店给他们置办一套新衣服,以给这个节日增加一些喜庆,也是把生活的希望带给正在成长的下一代。孩子多的家庭,能穿上新衣服的,基本是家里的老大,而兄弟姊妹则没有那么好的“福气”了,往往是接过哥哥、姐姐们穿过的衣服直穿到破损得无法修补。但也正是这种经济的拮据,使得人们养成了一种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节俭精神,这种精神支撑着人们走过了那一段不平常的岁月。

    但生活的窘迫不能彻底切断人们对美的追求,向往幸福的愿望总是能让人产生奇思妙想,于黯淡中发现一丝亮色,费尽心思给生活增添一些欢乐,想方设法让日子过得充实和满意。在服装品种、款式稀少的情境下,一些厂矿企业员工的“工作服”便成为人们眼中的一朵服装奇葩,备受青睐,使它的实际使用价值远远超出了工作防护和御寒保暖、遮风避雨,从“工装”演变为具有特殊身价的“时装”。

    细想起来,那个时代的工作服虽然在色彩上并没有超出黑、蓝等几种,但因为是由特定厂家流水线、批量化统一加工而成,比起一般缝纫店出品的衣服,在裁剪、制作上更为考究,显得整洁大方、独具风采。而人们追捧它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因素在于它是工人阶级、劳动者身份的一个重要象征、一张工人阶级的标签。何况,它还是国家给予工人阶级的福利,只要是工厂的一员,就可以免费享用,在所有家庭都为吃穿犯愁的岁月里,这样一分免费的“午餐”,就显示出了无比的优越性。

    不同的单位,工作服的布料、款式各有不同。一些服务性行业如餐饮、商场营业员的工作服多为半长款的“大褂”类型,所用的布料相对较薄,以蓝、白色为主,还配有帽子、护袖(套袖)之类,行业特色十分明显,方便了工作,却不适合生活中的日常穿戴,故而未成热点。而生产型企业的工作服,则大多以棉纱纺制的劳动布为主,除了领口有点异样,胸前常印有“抓革命  促生产”以及厂名车间等一两行文字外,总体上看和人们日常生活中的衣着并无很大不同,这样的衣服既可以作工作时的防护,又可以在平时穿戴,“一衣多用”,有了更为广阔的价值空间。它唯一的不足是洗涤比较费劲,浸水之后,布料变得又硬又重,那时没有洗衣机,仅凭一双手搓洗起来就很是吃力,不得已人们只能将其平摊在洗衣台上,动用棕毛制作的刷子来回刷洗,如此一来,衣服的颜色便褪得很快,洗刷上几次,一件蓝色的衣服就变得泛白,胸前的那些文字也渐渐淡去。不过,阴差阳错地,也正是这一不足,让洗过几次的工作服淡化了原先的显眼色彩,看上去不新不旧,既是工装,又像便装,倒更适合人们日常穿着了。

工装工作服

    “工作服”既是一种福利、待遇,是劳动者身份的象征,其本身又具备美观、大气的特质,于是乎穿一身劳动布工作服就成了当年的一种时尚潮流,许多人都以能拥有一件(套)工作服为荣。一些有了几年工龄的青工,更是细心巧妙地把工作服穿出了花样:一套在上班时穿,勤洗勤晒,轻易不换,省下的新工装则藏之于柜中,留作重要场合的一种礼仪性穿着,在触目所见都是中山装、学生装的大街小巷,一身整洁挺刮的劳动布工装,左胸前的口袋里插一支钢笔,这种装扮洋溢出朝气蓬勃的青春气息,吸引了无数羡慕的目光。穿着工装的青年人,更是从内心到外表都洋溢着一种自豪和骄傲。能穿上工作服,说明有一个很好的职业,有稳定的收入,生活无忧,找对象都要容易得多。街坊有位在钢铁厂上班的大哥,相亲时就特意穿了一件崭新的工作服,一下子就收获了对方姑娘的芳心,工作服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。

    而年纪大点的工人师傅们考虑得则更加周全,自己穿着仔细,洗洗刷刷、缝缝补补,一身工作服要穿上几年都舍不得更换,而把节省下来的工作服转给家人穿,以减少家庭在服装上的开支。劳动布做的工作服耐脏、耐磨,尤其适合那些正在长身体、整天在外面摸爬滚打的男孩子。我的几个同学,从上初中起直到高中毕业,就一直穿的是父辈的工作服,还常常在我们面显示出跻身工人阶级的得意,似乎穿上了这件工作服,他就当然地成为了工人阶级的一份子。家里没有工人或是没能享受工作服福利的人们,也总是变着法的要从各种渠道弄上一件穿到自己身上,既满足自己爱美的心理,也是要享受一下“福利”带来的满足,于是,常有人把节省下来的工作服当作贵重的礼物馈赠给亲朋好友。

    高中一年级时,我父亲的单位也开始发工作服了,第一套只能是他自己穿,我只有过过眼瘾的份儿,但却看到了能穿上工作服的希望。果然,等到次年,第二套工作服发下来时,父亲就让给我来穿了。这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工作服,深蓝色的劳动布---类似今天的牛仔布,立领,两大一小三只口袋,我一直穿到进大学直到毕业,最后原本的蓝色基本上被无数次的洗刷耗尽,成了灰白色,我仍对它爱不释身,甚至穿着它照了毕业照,成为那段岁月的永久印记。

    在生活日益富裕起来的今天,用来做衣服的布料种类早已让人眼花缭乱、应接不暇,服装款式更是五花八门,各类时装争奇斗艳,高科技、流水线的服装产业全面统治了人们的穿着,很少有人再去自己买布做衣服了,“工作服”早已消失了当年的魅力,回归到劳动防护的本位,不再是日常生活中体现身价的“行头”,孩子们也不会像我们当年那样去渴望一件工作服了。审美观念的变化让人们更重视个性化的追求,恨不得自己身上的衣服满世界独此一件才开心,遇上穿着同款衣服的同事、路人,不由地会产生“撞衫”的尴尬心态。工作和生活,忙碌与休闲,界线越来越清晰,上班时穿上工作服,专心工作;下班后换上款式新颖的服装,休闲娱乐,人们有条件更为精细地去安排自己的生活。

    粗衣粝食的岁月,衍生出“工装作时装”的世象,虽是生活的无奈,却无意中催生出一种节俭的生活美德,“新三年,旧三年,缝缝补补又三年”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但这一美德却是不应该随着日子的美满而忘却,尤其是在倡导“低碳、环保”生活理念的当下,如何降低服装资源的浪费,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。

热门推荐: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8341 Second.